中国发布丨教培时代谢幕!换赛道转型职业教育能否走出“寒冬”

时间: 2021-11-24 13:52    来源: 未知   
点击:

  7月,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教培机构迎来史无前例的“行业寒冬”,多家校外培训机构纷纷转型,自谋生路,甚至直接关停。

  日前,新东方宣布停止经营内地从幼儿园到九年级的培训服务,即K9业务。俞敏洪也在公开平台表态,将携一众教师直播带货,代卖农产品。

  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上半年部分教培机构转战职教赛道,并获融资超50亿元。职业教育发展的快车道,真能带领教培机构驶出“寒冬”吗?

  7月,中办、国办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不再审批新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此外,不得占用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这份文件的出台,让正值“盛夏”的教培机构一夜“入冬”,纷纷走上“断臂式”的转型之路。

  此前,高途创始人深夜发文确认裁员,全国 13个地方中心关闭。就在上周,新东方宣布停止经营内地从幼儿园到九年级的培训服务,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公开平台透露,将携一众教师转战线上直播,代卖农产品;好未来也随即发文,表示将于2021年12月31日关停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向中国网记者表示,经过此次“洗牌”,能侥幸存活的教培机构将不到20%。曾叱咤整个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就这样暗淡谢幕。

  在学科类教培深陷“生存困局”的现状下,部分专注或转型职教市场的教培机构,却再获新生。

  中国网记者查阅数据发现,在“双减”政策正式发布前1天,7月23日,整个教培行业股价断崖式大跌。新东方5天共跌去了70%左右,市值210多亿元。但专注成人职业教育的中公教育,5天跌幅“刹车”,仅8%左右,市值750多亿元。从此前中公教育公布的2021中报显示,公司主营收入48.56亿元,同比上升72.94%。

  个例之外,整体行业也释放了强烈信号。来自证券时报的消息,在“双减”背景之下,引发不少学科类教培机构转型职教。仅今年上半年,职业教育共发生38笔融资,总金额突破50亿元。“职教热”政策加持,市场释放利好空间,让越来越多教培机构在职教领域驻足。好未来旗下品牌轻舟此前就曾表示,接下来会调研年轻人的新型职业技能提升类培训。

  5月8日,河间市职业教育中心教师在河间市一家企业为学生讲解机床实操。新华社记者 骆学峰 摄

  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是近年来党和国家高度关注的重点。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高职院校要完成100万人扩招计划,2020、2021年还将分别完成200万人扩招。此外,在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还提到,建设职业本科试点,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即50余万人。除学历教育外,职业教育还包括面向社会大众的终身教育、公务员考试、教师资格考试等。

  生源扩大,升学、评价方式也正在发生变革。2019年,教育部等多部门联合启动“1+X证书”制度,即除一份学历证书外,个人还可通过参与技能培训等方式取得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针对在校学生,可通过获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的方式,参加“职业高考”升入高等学府;针对成人,所获取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将通过“学分银行”的方式转化,最终实现技能认证,获取第二学位。

  面对如此广阔的生源市场,以及并不饱和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培训市场,教培机构有着天然的转型优势。

  对此,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在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教培机构转型职教培训,还需持谨慎态度。他列举了不同办学形态的4大必备要素,包括生源、场地、师资和人才培养模式。从目前教培机构掌握的4大必备要素来看,与职教存在较大差异。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职业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教授和震也持相同意见。他向中国网记者解释道,职业教育的师资多为“双师型”教师,即同时具备专业素质和实战能力,这与教培机构的师资存在差异,他们大多集中于学科类。另外,从国际标准来看,一个成熟的职业教育培训场地,需要专业的设备投入,是普通教育场地资金投入的3倍,这一点对教培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除以上4大必备要素外,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才是市场的刚需,也是教培机构的硬核。但对此,北京某职业技术院校负责人告诉中国网记者,在1+X制度中,目前可以参与“X”部分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培训的,均为国家战略需要的四新企业。2019年,在教育部联合三部门共同印发《关于在院校实施“学历证书+若干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方案》中提到,首批将试点启动建筑工程技术、信息与通信技术、物流管理、老年服务与管理、汽车运用与维修技术等5个职业技能专业。每年,国家财政通过生均拨款到校的方式,为学生提供参加“X”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培训的费用,由学校统一购买企业服务。从2019年起,试点专业将扩大到10个,随后依次扩至92个、396个。“能不能获得由教育部门认可的证书培训资质,才是教培机构转型最需要考虑的问题。”但她也表示,在试点专业不断增加、职教生源不断扩大的趋势下,也不排除将会创设面向教培机构的“培训资质准入机制”。

  教培机构进入职教“主赛道”,并非尽是壁垒。作为全国“学分银行”的先行试点,北京学分银行于去年正式落户北京开放大学。18家学分银行分中心和19家学分银行联盟成员,将为北京市民的技能学习、“技能流通”和转化提供培训和认证支持。未来,是否也将会引入教培机构,北京开放大学校长褚宏启向中国网记者给出了肯定答复。

  在有了从事职业技能培训“入场券”的前提下,教培机构还需练好“基本功”——瞄准专业,优化师资队伍。“职业教育的种类繁多,有一些门槛很高,有一些是可以‘半路出家’的。”和震介绍,在职业教育中,包括装备制造业、有色金属业、化工业等,在人员培训方面多为内部完成,即要练就学生的“童子功”。但包括养老服务业、生活服务类、信息技术类等,可以通过外包培训实现,同时与教培机构现有业务也能找到结合点,可以探索合作。他也建议,对于一些行业门槛并不太高的职教专业,教培机构教师可以通过1至2年的专职学习达到标准。


开奖结果| 创富平特论坛开奖结果| 精准合数单双中特| 买马开奖结果查询特马| 黄大仙心水论坛开奖| 码王心水论坛| 刘伯温高手论坛神机妙| 香港买马论坛白小姐| 黄大仙六肖王网站| 玄机图片二四六天天好彩|